他们为何失丧?

11我且说,他们失脚是要他们跌倒么?断乎不是!反倒因他们的过失,救恩便临到外邦人,要激动他们发愤。 12若他们的过失,为天下的富足,他们的缺乏,为外邦人的富足;何况他们的丰满呢? 13我对你们外邦人说这话;因我是外邦人的使徒,所以敬重(原文作:荣耀)我的职分, 14或者可以激动我骨肉之亲发愤,好救他们一些人。15若他们被丢弃,天下就得与神和好;他们被收纳,岂不是死而复生么? 16所献的新面若是圣洁,全团也就圣洁了;树根若是圣洁,树枝也就圣洁了。

罗马书11:11-16

主内弟兄姊妹平安!

在我看来,我们这个时代的基督徒在真理面前可能有三种态度:一种是过分自大!这种人来到真理面前,他越看自己就越像真理!这种人拿着圣经,只能看自己所喜欢的东西,那些他看不懂或者不喜欢的部分,他就当它不存在!所以他越看自己就越像真理,他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真理!这就是所谓后现代主义的态度。什么叫后现代主义呢?就是这些人不认可任何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doesn’t recognize any universal truth),只认可某些小圈子的真理!所以当这些人在一起谈论真理的时候,就好像鸡同鸭讲,都觉得只有自己说的才是真理。而另外一种态度呢,是在真理面前觉得自己是多么虚无,所以就否认人类理性的基本价值!这种人在真理面前远远的站着,不敢走进真理,也不希望别人走进真理。所以对他来说,圣经大部分都是奥秘!是人类不可能理解的!所以他宁可相信自己的灵光一现,也不想相信别人的理性探索。这种倾向叫什么呢?叫做反智主义!还有一种人呢,他对真理面前既不自大,也不否认理性的价值。他对真理的态度就像小孩子见到新玩具一样:他这尔试一试,那儿按一按。外面看来还不够,还要把它拆开研究。但是拆开以后呢?往往再装不上!常常闯祸,遭人讨厌不说,还有被父母训斥!挨训的时候呢,他也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尔躜下去!但是下次有了新玩具以后呢?还是一样,一点不改!这种倾向叫什么呢?叫改革宗! (也只有这样会为自己的错误无地自容的人才是真正的改革宗)所以我就是这么一个改革宗人士,我诚恳地求大家在我闯祸的时候原谅我!但是我仍然认为这种对真理小孩子一般的好奇心,是人类最可宝贵的品质之一。

现在我们要言归正传!我们上一次说到,摩西谈到是神给了那些旷野中的以色列人昏迷的心,使他们眼睛不能看见、耳朵不能听见,就堕落了;大卫也曾咒诅他自己的国民说:愿神使他们的眼睛昏蒙,不得看见直到永远!那么,是上帝使他们失落吗?保罗却说断乎不是!

但是难道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上帝先是使他们的心混迷,然后就让他们下了地狱!保罗为什么说不是呢?圣经中有一个人叫约瑟,他是雅各的小儿子。雅各90岁才生了这个儿子,所以就不由的宠爱他,超过他所有的哥哥!所以在雅各家中干活放羊的,是哥哥们。但是得宠爱的却是这个弟弟!约瑟因为有他父亲的宠爱,就穿着他父亲给他的五彩衣在他哥哥面前招摇,又不懂得照顾别人的感受。上帝赐给他两个异梦,是说不仅他的兄弟们,连他的父母都要在他面前跪拜!但是约瑟那竟然口无遮拦的将这两个异梦跟所有人讲。这连他父亲雅各也接受不了!再后来他的哥哥们实在嫉妒不过,就称在外放羊的时候,先是将他推到深坑里,后来又将他卖给以实玛利人。约瑟就这样被卖到埃及。先是被卖在护卫长的家里做奴隶。上帝就在护卫长的家里祝福约瑟,使他做了护卫长的管家。但是无奈,护卫长的妻子看上了约瑟,要与他行淫。被拒绝以后就恼羞成怒,诬陷约瑟。约瑟就被下在监里。上帝又在监狱里祝福约瑟是他有聪明才智,又可以解梦。所以与他一同坐监的法老的膳长和酒政就来找他解梦。约瑟所解的两个梦都应验了:膳长被杀头,酒政被释放、官复原职。再后来法老也开始做梦:七个丑陋的麦穗吞吃了七个美好的麦穗;七只丑陋的母牛吞吃了七只美好的母牛。这样的梦,埃及无人能解。于是那个酒政就举荐约瑟去为法老解梦。月色所解的梦乃是这样:七只肥美的母牛和七个美好的麦穗就是七个丰年七个丑陋的母牛和七个丑陋的麦穗就是七个灾年。所以埃及接下来要先有七个丰年,再有七个灾年。结果如约瑟所说,都在埃及应验了。法老就派约瑟做埃及的宰相,视他如自己的父!后来在古代近东的七个灾年里,连约瑟的兄弟都要来爱埃及买粮食,供养全家。一番周折之后,约瑟终于与他的兄弟相认,他的众兄弟就都在他面前下拜,正如他从前梦中预示一样。再后来约瑟把的父亲雅各的整个家族都接到埃及。他的整个家族都在他面前下拜,也如他从前梦中所预示的那样。再后来雅各去世了,他的哥哥们都害怕约瑟要报复他们从前在他身上所行的恶。但是约瑟对他们怎么说呢?约瑟对他们说:“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神呢?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创世记50:19-20和合本)这是约瑟对自己一生经历的总结:“从前你们计划这件事是出于你们的恶心,但是上帝计划这整件事的发生,让你们用罪恶的手段对待我,却是出于他的美意!要成就今日的光景,保存许多人的性命! ”因为上帝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祂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

所以你真的觉得,人是在凭自己的自由意志引领历史的进程吗?先是在将近200年前,上帝对亚伯拉罕说:“你要的确知道,你的后裔必寄居别人的地,又服侍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苦待他们四百年。 (创世记15:13和合本)我们知道这指的就是埃及。雅各在年老的时候,衣食丰裕,生命也很成熟。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离开上帝赐给他们的应许之地,到埃及去呢?上的所采取的方式是,先让他最宠爱的儿子到埃及去。是谁让雅各老年得子,就不由的对这个儿子宠爱有加呢?以雅各对约瑟的宠爱,他怎么会让这个儿子孤身一人去埃及呢?所以必须借着恶人的手,将约瑟暂时从雅各身边夺去,他就在埃及卖身为奴。是谁赐给约瑟聪明才智和解梦的恩赐呢?又是谁使酒政和膳长做梦,就使约瑟解梦的恩赐为人所知呢?又是谁在七个峰年和七个灾年以前先将两个异梦赐给法老呢?又是谁封住了埃及所以术士的心,使他们对这两个异梦无从解释呢?在将近200年的历史进程理,上帝有多少的机会可以扭转这一切?但是他却没有!难道你真的以为,人是在凭自己的自由意志引领的历史的进程,人才是历史的主角,而不是上帝?

所以保罗说:“他们失脚是要他们跌倒吗?断乎不是!反倒因他们的过失,救恩便临到外邦人,要激动他们发愤。”(罗马书11:11)上帝确实早就知道这些人会跌倒,上帝确实任凭他们跌倒,但是这些人跌倒并不是上帝的目的。上帝的心意远高过这个,上帝的目的是让救恩临到外邦人。使地上的万族都因亚伯拉罕的后裔得福!

 我想以色列在上帝面前就像一个生病的孩子。这个孩子的免疫力是从哪获得的呢?一个孩子每一次感冒发烧,如果他可以靠自己,而不是药物从这场疾病中恢复过来,对他的免疫力就是一次加强。他多少就获得了对这种病毒和细菌的免疫力。今后就变的更健康了!但是如果他一生病你就给他上抗生素抗病毒制剂,他的免疫力就永远不会被真正建立。这种孩子可能看着长得又高又壮,但实际上它的免疫系统却不堪一击,经常需要吃药。所以一个好的儿科医生都知道要掌握用药的时机,只有在这个孩子实在没有办法凭自己的免疫力战胜这种感染的时候才会用必要的药物。让一个孩子生病以后尽量靠自己抗,这当然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他身体里的很多被感染细胞都会死亡。但是不如此,就不可能真正建立这个孩子的免疫系统。越严重的感染,就可能会对身体造成越多的伤害,但是如果他可以恢复过来的话,就会带来越持久、越强大的免疫力。我们今天面对的是这个世界上流行最广泛最严重的疾病,就是罪这种疾病。并且有撒旦借着罪的权势兴风作浪。上帝并没有把我们放到一个真空的环境中保护起来,而是让我们确实的经历罪的侵扰。我们是处在一种最真实的、与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的战斗之中。上帝是我们的大医生,所以他并不会一上来就把我们的问题挪去,而是小心的掌握着自己介入的时机。祂一定要让我们与罪抗争足够长的时间,在我们实在是力不能胜的时候,才会施展自己的能力,除去我们的问题。每一次当我们得胜的时候,我们就获得了某种属灵的免疫力,就变得更圣洁了。但是每一次经历这个过程都是痛苦的,我们必须经历很多的失丧,才可能真正成熟起来。一个人的成长是如此,一个教会也是一样。一个教会的成熟,不是因为他幸运没有很多问题,正在与他与罪恶不断抗争!那些向上帝真正心灵纯洁的人必须掌握教会的方向!他的成熟一定是经历了很多的眼泪、很多的失丧,有时甚至是意味着你要开除你最亲爱的同工,最亲密的伙伴!就都是我在这十几年的教会经历中,所见过的。那么以色列的属灵成熟呢?上帝要医治以色列,要使他们获得对罪的某种属灵的免疫力,那岂不是也要经历很多的痛苦、很多的失丧吗?就好像一个孩子,必须要反复经历被感染的过程,才能发展出成熟的免疫系统,我想上帝在万世之初,为了让以色列中那些真正的圣徒可以成为圣洁,在属灵上成熟起来,他甚至在以色列族群的内部,预定了那些用他们的罪感染以色列的人。这些人是预定不得救的。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他们罪的污染,使那些真正的圣徒获得某种属灵的免疫力,促进以色列属灵的丰满。

你可能会问,如此说来,上帝岂不成了要借着罪人的工作来建立祂的国度吗?圣经中那个约伯在他一切的苦难中曾经这样质疑上帝:世界交在恶人手中;蒙蔽世界审判官的脸,若不是他,是谁呢? (约伯记9:24 )是谁几次三番的将约伯交代撒旦的手中呢?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可以逃过那个明察秋毫的上帝的眼睛,不经他的许可发生呢?但是上帝怎样回答他呢?你岂可废弃我所拟定的?岂可定我有罪,好显自己为义吗?你有神那样的膀臂吗?你能像他发雷声吗?你要以荣耀庄严为妆饰,以尊荣威严为衣服;见一切骄傲的人,将他制伏,把恶人践踏在本处;将他们一同隐藏在尘土中,把他们的脸蒙蔽在隐密处;我就认你右手能以救自己。 (约伯记40:8‭-‬10‭, ‬12‭-‬14)所以我们在上帝面前太渺小了,我们的爱,我们的恨都在他面前显得太渺小,而上帝的计划又远超过我们所能想象的。他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他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祂岂不是比你更公义更良善吗?你凭你自己的能力可以救自己脱离撒但的手吗?如果你能,你就可以指教上帝应该怎么做!可是你不能,!所以你也没有资格质疑上帝说他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你只要相信上帝的良善就够了!

如果有一天你写了一本书。书中是一个故事。这个故事里面有善人有恶人,并且善良的人经过殊死的惊心动魄的战斗,最终把那些恶人都制服了。这个故事里面罪恶的人的数量越多,罪恶的势力越强大,这个故事就显得越精彩。但是是不是因为你把罪恶的势力写得很强大,所以你也就是一个罪恶的人呢?当然不是。所以对上帝来说也是一样,他创造了人类的整个历史,他让罪恶的权势很强大,但是他却使义人最终战胜了罪人。就因为他创造了哪些预定要下地狱的罪人,所以他就是罪恶的吗?当然不是!他仍然是圣洁的!

今天我必须承认自己知识的有限性。我没有办法说清楚罪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我也没有办法说清楚以色列人的罪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我不知道上帝是不是只是任凭了以色列人犯罪,我当然也不能说是上帝使以色列人犯罪,从而建立某些其他人的信仰。但是我想很明显的是,上帝可以使用以色列人的罪恶,来推动祂国度的旨意!

因为以色列在祂面前,就像一个属灵上有疾病的孩子,今天上帝仍然在不断医治他!今天以色列的信仰上并没有死亡,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应该都有很多真正得救的人。因为就算在以色列国最为败坏的时候上帝仍然为自己存留了7000个人,是没有与巴力亲嘴,并未向巴力屈膝的。今天以色列人中不是应该有更多诚实信靠上帝,真正得救的人吗?因为就像保罗说的:上帝从未离弃他预先所认识的百姓!

上帝因为爱这个世界,他甚至就使用了一个属灵软弱、有疾病的以色列祝福了这个世界,让福音传到外邦。那么到以色列成为美好、属灵丰满的时候,祂岂不是要更加去使用以色列大大祝福这个世界吗?

虽然历史上以色列从来是偏行己路,直到如今,但是以色列人当中也从来没有缺乏圣洁的族类!所以以色列人在上帝眼中仍然可以算是圣洁的。就如保罗所说所献的新面如果圣洁,全团就圣洁了;树根如果圣洁,树枝就圣洁了。从前以色列每逢麦收,就要把最先成熟的麦子磨成面粉,和面成团,献给祭司。祭司在会幕面前把整个面团举起来献给上帝,然后就收纳了。这个献祭的人回家以后,整个收成就算是圣洁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一个人有这样真诚爱上帝的心,每逢麦收,他就要把最先成熟的、最好的急急忙忙地献给上帝,那么如果上帝真的向他要他收成的任何一个部分,他岂会不愿意呢?所以上帝因为他有这样真诚的爱心,就算他已经把所有的收成献上了。以色列人当中既然已经有了那圣洁的族类、真正得救的人,(他们就像以色列所献的新面一样)上帝岂不因他们就多多忍耐等候,宽容他们当中那些不信的人,等待他们悔改吗?树根若是圣洁的,树枝也就算是圣洁的。一颗树树枝树叶年年掉,可是树根一直是那一个。到底是树枝树叶更可以代表这棵树呢?还是树根更可以代表这棵树呢?那当然是树根!因为你就算把这棵树的地面上的部分全都砍了,只要树根还是活得,稍加护理,就可以再长出一颗新的树来。既然树根更代表一颗树的生命,那么只有树根是圣洁的,这棵树就算是圣洁的,就算树枝树叶有不圣洁的,这棵树在上帝面前却已经是蒙悦纳的了。上帝岂不多多宽容那不圣洁的树枝,暂时算他们是圣洁的吗?他们如果实在不堪,上帝最后就要将他们剪除掉!以色列当中既然还有很多凭对基督耶稣真诚的信仰真正得救的人,上帝岂不看他们如以色列圣洁的树根,就多多宽容那不信的,像树枝树叶一样的人吗?就好像亚伯拉罕曾经因为索多瑪和蛾摩拉祈求。他跟上帝说如果传承中有50个义人,你还要毁灭这城吗?上帝说:为这50个义人,我段不会毁灭这城!亚伯拉罕继续再求如果只有45个义人呢?如果只有40个呢?如果只有30个、20个、10个呢?最后上帝说:为这10个义人,我也不毁灭这城!只要有10个义人,就足以成为这个城镇的属灵根基!在今天的以色列当中是不是比这多的多得多的人是凭心灵和诚实敬拜耶稣基督吗?那么上帝岂不因他们的祷告,就多多医治以色列,使他们最终成为美好,就使世上的万族都因他们得祝福呢?我想,这正是上帝所预定的结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